凄风苦雨、颠沛流离中,温酒煮茶最好

发布时间:2020-09-11 13:12:31     浏览:106

老百胜集团北国小城,这还没过小雪节气,凛冽的寒风便一阵紧过一阵,簌簌飘落的雨滴,夹杂着几颗冰凉的雪子,无情的洒向路人。  

冬天的奉天城,在这萧瑟的北风中,倒也别有一番烟雨朦胧之美,但与婉约含蓄的江南不同,这里的气候却是干冷的,心情被漫天纷飞的雨雪洗礼后,也是干冷的。  

本来,出门对于一个住在郊外的上班族来说是漫长而又痛苦的,特别是在今天一个下雨的日子。看着车窗外渐少的行人,以及执拗在枝头不肯下来的几片枯叶,忙碌的一天终于又要在蔼蔼暮色中结束。  

远处,不见了山脉连忙起伏的曲线,只有低沉寂静的白雾弥漫着、飘逸着,车轮急转,郊外的枯萎树枝在黄昏的大背景下,像极了一尊尊张牙舞爪的神怪。即便在阳光明媚的日子,古奉天城的风也是冷冽的,像锋利的手术刀一样划过肌肤,已经忘记了疼,唯有心里满是畏惧。总之,冬天,一出门,尽是折磨。  

几经辗转,终于又躺在了阔别多时的小床上,冬日里,能有哪些快乐呢?我想:凄风苦雨、颠沛流离的岁月中,温酒煮茶是最好不过了。酒能暖身,但多饮则醉,唯有清茶一杯,静握手中慢慢喝,细细品,捧在指间,暖手;咽于腹中,暖心。  

QQ截图20191214121710.png

偶而在茶楼小坐,耳闻尽是丝竹之音,目睹全是清雅挚友,接下来的若干时辰心情是安逸自在的,总能忘记凡事的纷纷扰扰,虽不在云深不知处,亦不是曲径通幽处,但只是轻呷一口便让人领悟自然之无尽缘法,大道之无边奥妙。但凡喝茶之人,喝的是心情,体悟的是人生。  

流年岁月总在不知不觉间溜走,寒来暑往、春去秋来,对于平凡的我们,最快乐放松的莫过于或长或短的节假了,邀几个好友,海阔天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有快乐的故事,也有悲伤的记忆。回忆完了过去,再憧憬一下未来,一切都是饱含希望的,虽然身处冬日,心情一定是得“支棱起来”的。  

我这人,总喜欢把自己伪装的像一个很书生气的文人,一杯清茶下肚,再看窗外景色时便多了几分味道。雨雪纷飞,就忽然有了东坡居士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的慨叹;窗外雾霭低沉;便有了“夜闻雨声眠,烟雨梦江南”的情愫;枯枝头积了些许白雪,就会联想梦醒时分“千树万树梨花开”的美景;最后,情到深处的一句“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”又免不了会多几分感伤。  

不知不觉,漫长的夜在这细碎的雨声中降临,再煮一壶清茶,看着茶叶渐渐舒张开来,茶水也由褐变绿,茶杯里俨然有了春天的样子,脑海里,突兀的想到那是小学几年级学的课文——冬天来了,春天还会远么?  

喝茶之于我,就是这样,能让我在失意中得到慰藉。此时此刻,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拼命的活着人,身体犹如机器一样和城市一起奔跑,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的芸芸众生,又有谁真的过得逍遥,不都在为希冀的明天奋斗着么?  

雨雪消逝的冬夜较以往更为寂寥,怅然若失不禁感触到“少年听雨歌楼上,红烛昏罗帐;壮年听雨客舟中,江阔云低、断雁叫西风。”这座古老的奉天城,寒来暑往不知经历了多少个秋冬,日新月异饮茶人也不知何几,只是不知,他们在闻到那抹清香时,心中会作何慨叹?